香港赛马会排位
站內搜索:

鳳凰衛視連線我校張金平教授評點布魯塞爾恐襲案的警示

2016年03月24日震海聽風錄來源:鳳凰衛視

      就在巴黎恐怖襲擊案主犯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被活捉的四天后,布魯塞爾的機場和地鐵站發生連環爆炸,已造成至少30人死亡,超過180人受傷。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宣布對此次恐襲負責。只是巴黎恐襲案之后歐洲普遍加強了反恐部署,為何歐盟總部布魯塞爾依然遭此厄運?文明的沖突是否真的不可避免?中國又能從中得到哪些警示?震海聽風錄邀請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阮宗澤、臺灣陸軍前副總司令吳斯懷、西北政法大學反恐怖主義法學院教授張金平激辯世界恐怖主義蔓延之困。

   核心提示:西北政法大學張金平教授認為,國際恐怖勢力它在實施全球轉移的時候,它有一個結合點,它是國際恐怖勢力和當地的恐怖勢力,極端勢力,結合的一個過程。在這個結合還沒完成,國際恐怖勢力向周邊蔓延還立足未穩的時候,這個時候是國際社會打擊恐怖勢力的一個重要的時機。

      鳳凰衛視3月23日《震海聽風錄》,以下為文字實錄:

      解說:就在巴黎恐怖襲擊案主犯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被活捉的4天后,布魯塞爾機場和地鐵站發生了連環爆炸,已造成至少30人死亡,超過180人受傷。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宣布對此次空襲負責。只是巴黎空襲案后,歐洲普遍加強了反恐部署。為何歐盟總部布魯塞爾依然遭此厄運?文明的沖突是否真的不可避免?中國又能從中得到哪些警示?《震海聽風錄》邀請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阮宗澤,臺灣陸軍前副總司令吳斯懷,西北政法大學反恐怖主義研究院教授張金平,激辯世界恐怖主義蔓延之困。

      邱震海:歡迎收看《震海聽風錄》,我們知道昨天下午就是比利時時間的昨天上午,在這個比利時的首都布魯塞爾,同時也是歐盟和北約的總部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恐怖,連環恐怖爆炸,從恐怖爆炸的這個的方式和風格來看非常類似去年11月13號在法國首都巴黎法身的恐怖襲擊案。所以今天我們首先來看一下,這一起恐怖襲擊案,它的來龍和去脈深層的原因,同時我們會把它牽涉到這個對大中華地區有哪些警示,大中華地區有哪些恐怖的隱患,未來我們如何解決。這個所以這些問題我們今天在這個香港,在臺北,同時在西安,同時請出三位嘉賓。在香港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阮宗澤先生,在臺灣的是臺灣陸軍前副總司令吳斯懷中將,同在西安當地同時跟我們聯系的是中國可以說是第一所西北政法大學反恐主義法學院的教授張金平先生。三位好,我們先看看昨天歐盟總部門口發生這個連串恐怖襲擊。

      11月13號到現在僅僅過了4個多月的時間,正是引證人們所說的一句話叫反恐反恐,似乎某種程度有點越反越恐。昨天從布魯塞爾的恐襲的情況來看,似乎這個IS伊斯蘭國它的網絡不但沒有被摧毀,而且似乎更加走向地下。更加緊密,而且在方式上更加專業。所以這個坦率地講讓我們感到有點匪夷所思,而且感到未來這個有點,對未來有很多的警示。這個先看看阮先生,宗澤兄,您是國際問題專家,何意如此?

      IS欲借恐襲布魯塞爾向歐洲宣戰

      阮宗澤:對,確實是,我這個覺得這次它的這個恐怖襲擊是可以說是巴黎恐襲以后歐洲最大規模的一次恐襲,而且是一次連環爆炸。那么就說明它是一個精心策劃這么一個爆炸行動。我覺得有兩個方面重要的原因,一個就是這個伊斯蘭國他們可以說,我覺得是聲東擊西。就是當巴黎恐襲以后你是注重這個對巴黎的這個反恐的加強,但是它恰恰選擇了在布魯塞爾這個開展它新一輪的恐襲活動。另一方面呢,是我覺得有關方面,特別這一次在布魯塞爾我們看到,其實是布魯塞爾的大意和疏忽,它的政策松懈造成的。這個呢比利時的首相米歇爾他自己也承認這個比利時必須得為它自己的大意疏忽買單。那么其實說在比利時,我覺得這次恐襲它選擇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這個比利時我們講它是歐洲的心臟,它既是這個歐盟總部的所在地,也是北約的所在地,所以它這個指向性極其地明確,就是向歐洲的宣戰。

      邱震海:OK,好,吳將軍,您是戰略問題專家,軍事問題專家,反恐問題專家,您覺得比利時的情報和這個安全局有哪些具體的失誤?

      吳斯懷:情報現在IS最主要的是運用網絡,那么網絡本身就很難搜尋,那么所以比利時我也從媒體上看到,比利時情報單位說,這一件恐攻事件的情知,原先就有若干的掌握,但是沒有時間地點。就我們研究軍事戰略來講,只要是資料沒有時間、地點,就是何人何事,何時何地,沒有這個四何的因素存在,那就是叫情報資料,不是情報,毫無意義。所以情報單位當然很困難,那么第二點我想大是這一次的恐怖攻擊,他們的目標選擇非常具有國際戰略的含義,他選擇在歐盟北約的地鐵站,選擇在布魯塞爾的機場,這幾個方式對整個歐洲,因為歐盟跟北約來往的都是歐洲包含世界各國的外交人員,或者準軍事人員的進進出出,這個向歐洲,甚至向全世界宣戰的意味不容小覷,所以我覺得這個不只是比利時的問題,當然我們在媒體上也看到,很快的歐洲各主要國家都出來譴責或者提高警備的等級。另外一個因素,提高戒備等級之后,對民主自由的社會造成相當大的影響。所以巴黎恐攻之后法國政府希望延長等于是類似戒嚴的時間,但是有一派民主派的議員又覺得這樣子限制了我們的行動生活,各種往來的自由。所以在民主國家來講,這是一個兩難的。套一句中國俗話,它是光腳的,我們穿鞋的,真的要全面戒備。包含老百姓的這種意識都必須要加強,否則真的不太容易應對。

      邱震海:好,在西安當地,是西北政法大學,我剛才說是中國第一所反恐怖主義法學院教授張金平先生。張金平先生,這個張教授您怎么看?

      張金平:我這次事件確實是非常突出重要的一個事件,我贊同兩位專家的分析,我從這樣一個角度來觀察這樣一個事件。就是國際恐怖勢力呢,它的一個戰略轉移,這樣的視角來分析這個世界。三月份在伊拉克也發生了重大的襲擊,但在土耳其發生了兩起重大的襲擊。就在歐洲三月份的時候出現了好幾個地方,出現了恐怖襲擊的高危跡象。就是在巴黎,在德國,在意大利,都出現了一些恐怖分子試圖實施襲擊的這樣一些未遂事件。除了中東地區,西歐地區,北非地區,在突尼斯、馬里,但是也有恐怖襲擊事件發生。我們再延續到東亞,在印尼呢,3月15號,他們現在有這樣一個全球戰略轉移的這樣一個態勢,他們一旦不能在中東地區實施大規模的武裝襲擊了,這個時候他要發生兩個轉移。這第一個轉移是暴力方式的轉移。第二個轉移呢,它無法在這個伊拉克敘利亞的地區實行長期的這樣一個割據,武裝割據存在的形式了。

      IS與基地組織不同 它更多是一種意識形態

      邱震海:好,這是一個趨勢,這是一個現象,我們觀察到了張教授這個反恐專家。但是從媒體人這個角度我們就會感到越來越困惑了,這個反恐反恐,難道會越反越恐了嗎?從去年,阮先生,這個您是外交專家,去年這個9月底,俄羅斯在敘利亞號稱對伊斯蘭國進行空中打擊,現在半年過去了,怎么現在就伊斯蘭國反而變得更加專業了。用剛才張教授的話來說,反而是實行戰略轉移了。到底為什么?

      阮宗澤:就是使一定意義上他在這個,特別在中東在敘利亞,受到這個包括俄羅斯包括西方再來的這種打壓,那么他當然不甘這個束手就擒,所以他一定要造出更大的這個聲勢,由于中東的這樣一種戰亂,導致了很多中東北非的這樣一些國家的這個難民涌入這個歐洲。所以跟歐洲也增加了很大的這樣一種壓力。那么這個所以說這個好像看起來叫越反越恐,實際上這個伊斯蘭國,他和基地組織最大的不同在于哪?他實際上更多的是一個,他其實并沒有一個完整的有效聯系的全球網絡,他更多的是一種意識形態,那么這種意識形態靠什么呢?就是靠這種網絡,靠互聯網,比如說他散發了很多關于這個怎么樣制造爆炸,一些恐襲,甚至教授這些人怎么做這個恐怖主義的這樣一些視頻資料。而且這些視頻資料,它一散發的話在網絡上,有的人就容易去學習。所以我覺得它也是在聲東擊西,然后找最薄弱的地方發動攻擊。

      邱震海:好,從過去幾個月情況來看這個針對伊斯蘭國的這個反恐行動顯然還沒有取得一個很大的一個效果。雖然我們說反恐反恐越反越恐,但至少從張教授剛才的話來說,恐怖主義正在實行全球轉移。好,那我們先休息一下,下面我們就非常關心一個問題,對大中華地區來說,既然是全球的戰略轉移,那會不會轉移到大中華地區?大中華地區未來,坦率地講過去一時間我們已經承受了相當大的一個反恐的壓力,未來反恐的壓力會不會更加嚴重?大中華地區從昨天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恐襲當中能夠獲得哪些警示?

      昨天我們知道在比利時首都,同時也是歐盟和北約所在地布魯塞爾發生了駭人聽聞的恐怖襲擊,而且是連環恐怖襲擊,所以您現在收看的現場電視討論有關這個恐怖襲擊對大中華地區有哪些警示?我們同時請出三位嘉賓。剛才這個在西北的這個政法大學反恐怖主義法學院的教授張金平先生說,恐怖主義現在有全球蔓延,全球轉移的趨勢。那既然這樣的話,好,我們就來看看大中華地區會承受,在過去已經承受很大的反恐壓力情況下,未來會有哪些反恐壓力,具體會有哪些警示?這個阮先生。

      阮宗澤:其實我覺得這個一段時間來,我們看到恐怖主義,實際上他是在四面出擊,這次雖然在歐洲,而且接連不斷在歐洲出現。但是我們也別忘了,前不久在美國的加州也發生過一起非常惡性的這個暴力恐怖事件,其實他雖然說,他跟恐怖主義好像后來調查來講,沒有什么太直接的聯系,但是他是恰恰就是受到了這種伊斯蘭國極端主義思想的這個影響,而采取的這樣一種極端行為。那么在過去幾年我們看到,實際上中國也這個不能幸免,也發生了一些比如說像這個昆明的這個火車這個暴恐襲擊,以及包括金水橋這樣一些事件,所以可以講這個恐怖主義,他實際上這種四處蔓延,而且四處出擊的這種狀況,我覺得是一個很重要的現象。

      “孤狼”式恐襲難預測最令人頭痛

      邱震海:吳將軍您是軍事專家,這個從我們一般外行的角度來說,好像感覺恐怖主義襲擊是沒有目標的,好像是很隨機的,今天在那里,明年在那里,反正總而言之一個羅貫就是挑你最薄弱的環節下手,他們到底是隨機的選擇他的進攻目標,還是背后有一個更加深謀遠慮的一個所謂的戰略考慮?

      吳斯懷:我從這個層面來分析,第一個像IS中有組織的恐怖組織,包括之前的蓋達組織,那他們背后有相當多受過國際關系,國際戰略訓練的這些專家高手。那絕對是像這一次比利時一樣,選擇是有戰略含義的。這個如果就國家立場,就全球立場還算是比較可以研判,有一個脈絡。恐怖主義最怕是一種叫做孤狼式,就是單獨一條狼,它那種隨機性你很難預測,他從網絡上學習,他是一個極端分子,他個人或者少數幾個人的小團體,他學到IS這一套,他就自己隨機去做了。這種的防范程度是最為恐怖。但是這種的威脅性不會太大,可是造成的心理效應其實是一樣的。所以孤狼式的這種恐怖主義反而最讓我們覺得很頭痛。

      邱震海:OK,現在從敘利亞,從這個伊斯蘭國回流的很多恐怖分子正在回流策劃,同時中國,包括大中華地區在內的很多地方在面臨反恐的壓力。好,下面一個問題來了,怎么辦?到底有哪些對策?大中華地區到底應該如何做?

      昨天發生在比利時首都,同時也是歐盟北約總部所在地布魯塞爾的駭人聽聞的恐怖襲擊,讓全世界感到震驚。所以下面一個問題就來了,所以剛才在第一第二部分我們談到這個全球的恐怖主義現在在實行全球的范圍的大的戰略轉移,其中當然也包括大中國地區。尤其是在第二部分西北政法大學反恐主義法學院的教授張教授說現在從伊斯蘭國回流的恐怖分子正在慢慢地回歸到大中華地區,正在與周邊的恐怖主義進行組合,策劃一場更大的恐怖襲擊。好,我們同時請三位嘉賓。下面的問題來了,怎么辦?到底有哪些對策?

      坦率地講,當危機發生之后普通的老百姓首先是把責任推給情報機關,每次危機過后安全機關都承受了一個很大的壓力。這當然某種程度也是有道理的,某種程度安全機關感到非常委屈,但從一個更大的層面上來說,張教授,你們的專業研究顯示未來大中華地區反恐切切實實到底應該怎么辦?

      恐怖勢力全球轉移或為反恐帶來機遇

      張金平:好,我從三個層面分來分析這樣一個對策問題。第一個層面呢,我們還是從剛才我們討論的那一個角度來分析,國際恐怖勢力的全球轉移,他在轉移過程當中有這樣一個機遇,就是給我們的機遇,國際反恐機遇。國際恐怖勢力它在實施全球轉移的時候,它有一個結合點,就是吳將軍和阮老師所說的,它是國際恐怖勢力和當地的恐怖勢力,極端勢力,結合的一個過程。在這個結合還沒完成,國際恐怖勢力向周邊蔓延還立足未穩的時候,這個時候是國際社會及恐怖勢力的一個重要的時機的,這個時機是非常重要的。從情報合作,直接打擊的合作,可以開展,從很多層面可以開展,而且這個機遇呢,一定要各國充分認識到的重要性,充分合作。

      邱震海:充分合作,這第一個。

      張金平:一旦在反恐當中用了雙重標準,其他的各國的自己的考慮會破壞這種合作。第二個角度呢,從國家層面,其余層面內部層面,從大陸來說,中國政府呢,一方面加強了嚴厲的打擊,一方面持續綜合治理,中國社會發展,全面的,社會全面發展,來消除恐怖勢力自身的社會土壤。第三個正如主持人剛才所說的,公民個人對反恐有自己的應盡的義務。

      邱震海:公民自己的反恐的意識,反恐的技能的訓練,這是一方面,為了自保,為了自救,反恐。第二方面,公民如何有更多的義務來參加,阮先生你怎么看?

      阮宗澤:在反恐問題上這個人人有責,那么特別是要利用這個政府的這個動員這樣一種力量,包括這個社區民眾等等,我覺得各種力量都得動員起來,給恐怖分子,或者這些試圖策劃這個恐怖襲擊的人無處可藏,我覺得這個非常重要。包括這個邊境的這個管控,為什么現在有一部分人,包括中國籍的人流竄到別的地方,甚至到中東,甚至到亞洲周邊一些國家,他們就是受到這些一種極端思想的吸引,那么更可怕的是他們去這個比如說參與了一些甚至實戰,甚至學習了一些方式,再回流到這個比如說大中華地區,回流到這個國內搞恐襲,我覺得這個是非常地可怕。那么在我們剛才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就是情報交換和國際合作。我尤其要強調在國際合作當中,如何摒棄這個雙重標準的問題,我覺得這一點至關重要,我們的合作很多是技術性的合作,當然有一個觀念上的合作,和一個外交上的合作。就說我們看到屢屢當中國發生一些恐襲事件,而且明顯就是恐襲事件的時候,那么特別是西方一些這個言論,他們認為說你這不是恐襲,或者說一開始非常地遮遮掩掩,猶猶豫豫,而且把它引向說你國內的這個民族問題。我覺得這是非常不利于國際合作,不利于共同聯手來打擊或者壓縮這種極端勢力這樣一種國際空間。為什么?因為你認為同意它有了這個合理的訴求以后,實際上是對他一種變相的這個鼓勵和支持,讓他們采取更多的這樣一種恐怖襲擊這樣一種活動,那么而且他還覺得好像能夠受到國際上一些勢力,一些聲音的支持。我覺得這個是不利于這個國際合作的,所以下一階段我覺得對中國來講,一個很重要的這個挑戰,就是我們怎么樣就是要通過這個國際合作,特別是在反恐這個問題上,它其實上沒有雙重標準,就只有一個標準。

      邱震海:是。

      阮宗澤:無論這個恐怖襲擊發生什么地方,針對什么人,它就是恐怖襲擊。

      歐洲恐襲寒蟬效應令極右派思想復蘇

      邱震海:吳將軍,從戰略專家,軍事專家的角度,您怎么看剛才這個張教授提出的說這個恐怖主義現在實行轉移,要趁現在它立足未穩,跟當地勢力還沒有結合的時候,盡快地把它打掉。您怎么看這個觀點,同意吧?

      吳斯懷:從戰略上這個觀點我是同意,但是從執行面就國家層次要執行這么一個戰略構想,它的難度非常高。我先講歐洲這次,就是布魯塞爾這次的恐攻事件造成的寒蟬效應是讓極右派的這種思想重新復蘇。就是歐洲國家現在開始大量地考慮反移民,反難民。這一些都是一個深遠的影響,是我們目前表象上看不出來,那把這個議題導到我們中國來講的話,如果我們要加強各種邊境管制,尤其在疆獨、藏獨這些地區有恐怖攻擊聯系的這些區塊,那你勢必要更嚴密地去管制。所以我這覺得就國家立場對于民眾的教育這點我很同意,學校教育、社會教育、媒體的教育,我的看法應該更柔軟,讓大多數民眾可以接受為了國家利益,為了國家安全,我們不得不采取一切緊縮管制的措施,先安內,讓恐怖主義的溫床慢慢消失掉。那么國際合作,包含剛才阮先生所提的雙重標準,其實就是主要以美國為主體,要跟他們溝通。既然在反恐上大家要合作,必須開誠布公,否則在歐美國家經常用中國的恐怖攻擊把它視為民族主義的問題,視為人權不張所造成的問題。像這些都必須在國際反恐合作會議里面去它談清楚,否則那個情報交換是表象上的話毫無意義。

      邱震海:張教授你們的專業研究顯示在這方面中國可以做嗎?從中國目前情況來看,有沒有可能各個單位,各個公司,包括各個居民區抽出一定的時間,一定的資源,對公民進行反恐意識,尤其是反恐技能的訓練,能做到嗎?該不該做?

      張金平:這個呢在剛剛生效的反恐怖法當中有明確的規定的,公民個人、公司法人都有這樣的義務來防范恐怖分子呢利用公共空間進行組織活動,包括信息傳遞,包括物資交流,資金的募集,人員的招募,反恐法上是明確的規定的。反恐法出臺之后呢,在積極地落實、普及、宣講,這樣一個過程既是法律知識的普及,也是反恐恐怖活動技能的普及。

      邱震海:是,好,昨天發生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恐怖襲擊剛才我說駭人聽聞,所以未來幾個小時,幾天,乃至幾周幾個月時間里面,我們一只眼睛會看到歐洲,包括看到西方,看看這個未來的恐怖主義反恐形勢如何走,但另一只眼睛,我們也會關注,我們生活在其中的大中華地區,因為坦率地講大中華地區過去一段時間反恐壓力已經很重,那么我們希望昨天發生在布魯塞爾的恐怖襲擊對未來我們大中華地區的反恐能夠有所警示,尤其在做法上,在反恐的具體的做法上有所啟示。

點擊數: 責編:朱風翔

0

匯集傳媒視野的校園新聞亮點
觸摸西法大改革發展的脈搏

進入頻道首頁

西法大官方微信號

展西法大風采
服務師生校友

香港赛马会排位 足彩19083期开奖 十一运夺金胆拖 婚恋时时彩诈骗破案 pt电子熊之舞网站 实况足球世界杯在哪里 11选5前三组规律 幸运分分彩号码怎么看 七星彩每年历史记录 摆脱豪华版中文破解 娱乐网